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身被动技

第一一一七章 最阴险的猎人!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10171 2022-11-24 04:31

  

  一步登天!

徐小受一步迈出,闪出了不赦厅遗址。很幸运,这一次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不像上次有个疯子堵在迷宫通道里,落地后一言不合就劈门封圣。

「冷静,得捋一捋局势了!」

战况出乎意料的有了惊天大转变,属于是徐小受从未预想过的方向。

出了不赦厅,重新落回罪一殿迷宫围墙之内,目睹着天边那顶着圣劫,疯狗一般追着寒爷砍,一路火光带闪电,接连轰破罪一殿各种阻碍,最后消失在天边的饶妖妖,徐小受背脊一阵发凉。

这太疯狂了!

饶妖妖何时变成这个样子的?

真跟疯子一样!

但不得不说,这种战斗方式无比契合她这个剑仙......不,或许不日后,就该称作是剑圣了一一徐小受半点都不觉得这姓饶的会封圣失败。

「现在关键不是她,我得捋捋,在不赦厅内发生的一切事情,我是否还遗漏了什么细节。」

徐小受努力敛回思绪,聚焦到自身上。消失状态下的他成功从战局的边缘人物变成了一个无关群众,得以脱离所有关注,但这不表示他就没事了。

万一遗漏了某一步,回过头来寒爷、饶妖妖都盯上自己呢?

「首先寒爷得交涉一下,依照饶妖妖的话,这寒天之鼬从虚空岛内岛而来,大概率是八尊谙的棋子,小概率不是。」

「不管如何,既然知道了这些,冒死也得去沟通一波,如果最后可以合作乃至利用的话......嗯,肯定不是现在去交涉,寒爷能否从饶妖妖的圣劫下跑掉都是两说,他擅长逃跑,或许可以......嗯,也肯定不能我去交涉,到时候交给第二真身。」

一个呼吸的功夫,徐小受拍板了寒爷的事,注意力又回到身后闭拢消失了的迷宫通道上。

这代表着通往不赦厅和从不赦厅回到罪一殿迷宫的唯一通道不见了。

徐小受几乎是跟在寒爷、饶妖妖二人的追逐战后出来的,就是逃跑的方向不同罢了。

在他出来后,还刻意等了一会,很遗憾,没有见到另一人出来。

「夜枭死了?」

「否则,她怎么不出来?」

「她应该死不了的......就一下圣劫而已,我都能安然无恙,她看着伤势严峻,保命底牌肯定有,决不可能死!」

「所以,她已经出来了,可为何我没有等看到,她什么时候出来的?」

徐小受眼珠子一转,下意识就仔细观察起了自身。

没有半点被附体的痕迹,信息栏也没有危险提示,夜枭更不曾化成幽灵尾随自己,永远在自己的脑后死角,不论自己是否回头。

「麻烦了......」

明面上的事再如何疯狂,再如何乱,徐小受都不惧,哪怕是半圣玩长跑追逐战啥的。

他最怕这种趁乱跟自己一样遁入黑暗之中,开始浑水摸鱼,顺势引导局势发展的人。

暗部首座不愧为暗部首座,自己消失了,她也暗掉了。

「真是又阴险又恶心的能力!」

心头低骂了一声,徐小受决定不再思量,反正自己消失了,夜枭总不可能还盯得到吧?

他再仔细回忆着当时不赦厅因为各种原因,可能是局势紧张,可能是主观导致,而被自己缓下来不去思考的细节。

从头到尾,丝毫不漏。

毕竟,跟这些聪明人打交道,一个不甚,身死道消。

「我的身份应该没暴露,陈潭扮演得很好,但是有一个必须警惕的地方......初入不赦厅时,我抓过夜枭的手,这是唯一一次有过接触

!」

「我有「隐匿',当时又是初入大殿,应激反应之下,正常人的第一选择肯定是抵抗,而非灵元渗入对方体内观察敌人,这是找死之举......嗯,我也不曾感受到夜枭有过这样的举动。」

「而从后续夜枭的反应看,她也没认出我来,信息栏也没提示......」

徐小受选择相信自己的推断。

否则如果夜枭面对的是她知道真实身份为徐小受的陈潭,行为举止不可能那么冷静。

「还有一点......」

「饶妖妖是红衣执道主宰,知晓寒爷的过往很正常,但我只是区区一介陈潭,她和夜枭解释鬼兽的时候,为何不避讳我呢?」

徐小受陷入深思,这是他当时留意过的。

饶妖妖在说的时候,夜枭明显脸色有变化,但饶妖妖不为所动将有关「鬼兽」的情报尽数道出。

鬼兽.

有关鬼兽这种放在圣神大陆上所有人都三缄其口的情报,来到虚空岛后,饶妖妖就不介意被一个陌生人知道了?

还是她蠢没有意识到她说话的时候,有个陈潭在偷听?

「她将我当成囊中之物了!」徐小受很快得到答案。

...陈潭展现出了'邪神之力',连夜枭都不肯对陈潭轻易动手,强要「斩神令',她的意思也是让我加入圣神殿堂。」

「是因为陈潭很伟大,模样很俊秀,夜枭舍不得下死手吗?」

「不!从'邪神之力气息'一出,陈潭就注定要落入圣神殿堂手中,因为'祖源之力'不能流落在外面,哪怕只是气息。」

以第三视角去回顾整件事情,再代入圣神殿堂的立场,徐小受发现一切解释都合理了。

夜枭和饶妖妖都知道陈潭掌握了邪神之力的气息,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抢夺斩神令,而选择对付寒爷。

那意思,就是你陈潭,我们圣神殿堂绝对吃下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斩神令在你身上,相当于放入了圣神殿堂的藏宝库中,因为你人都已经在藏宝库的册子上了。

毕竟,邪神之力的气息,永远不可能流落在外!

「所以邪老很惜命,他得到这门秘术之后,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

「哪怕是最亲密的鬼婆,也只是略知一二,晓得他修了个什么南域邪术,并不知其根本。」

徐小受有些心颤。

但还好,被盯上的是陈潭,跟我圣奴徐小受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从经过推结果,不难得到,要么饶妖妖在跟寒爷一战后会立即返场,通过某种手段找到陈潭。

要么......

「饶妖妖跟寒爷开战之前,特意叮嘱过夜枭盯着陈潭,也就是盯着我!」徐小受豁然眼神一凛,晓得了这句话的第二重意思。

「所以寒爷的恒河之后,夜枭顺势消失,她已经在盯我了;圣劫过后,夜枭更加是被炸出来了一个「假象'?仿若垂死?」

「直至现在,依旧杳无音讯?」

联想到之前没有等到夜枭从不赦厅中出来,得到了她已经出来了的结论。

再根据此时的推断,夜枭很可能在时刻盯着自己......

徐小受突然毛骨悚然!

他现在是在消失状态下啊,于世间的一切痕迹都被抹除了,这能盯得到?

「我在吓自己?」

心头闪过一些个荒诞的想法,徐小受也想将这些当成杞人忧天的东西,但他转念一想......

滕山海那种六部首座死在姜布衣手上,可以理解,他是愚蠢致死。

异连踏入无机老祖的布局中都还那么难死,诚然,异是聪明的,但以现在视角去看,异的所有能力都不大适合战斗。

饶是如此,他坚挺了这么久,比认识的大半太虚坚持得还要久。

单个拎出来看异很强大,放到圣神殿堂六部里,异就只是一个搞情报工作的。

真正主战的是除道、异二部外的其余四部,而其中的暗部,主暗杀!

「暗杀......」

徐小受根本不敢将夜枭和异划上等号。搞情报工作的,怎么能跟搞暗杀的,在战力层面上划上等号呢?

所以面对夜枭,要打起的警惕不能比面对异的少,甚至要数倍过之。

「要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大概率方才所想,不会是我在吓自己,而真的一切正在进行......」

「夜枭,正盯着我!」

脑海里像炸了一般,徐小受只觉不赦厅见过的那个画面回来了。

那立于亡灵大法师肩上,藏于黑色大氅之中的女人忽然抬眸,跟着的是她肩上的三足黑枭在惊啼,她背后的死神枭眼淹没了天空的一切颜色,冷冽睁开。

滋一下,徐小受混身鸡皮疙瘩竖起。

他再一次检查起了身上的所有可能被忽略的地方,是否某处藏着一片鸦羽,是否哪里沾染了那个危险女人的气息。

但没有。

一切如常,信息栏也没有任何风险提示。

徐小受心跳加速,要么自己想得太夸张了,要么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严峻!

他不是乐天派,一想到「暗部」,一想到「杀手」,一想到「三色猎令」是只有暗杀成功过半圣,才能得到的玩意,他觉得心慌慌。

所有对夜枭的危险程度,徐小受于心中拔高了不止一筹。

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夜枭掌握了「死神之力」,这是同滕山海「魔神之力」一样的祖源之力,而祖源之力是高境圣帝才可能悟出来的东西。

换句话说,祖源之力能否在某种程度上,做到圣帝之力才能做到的效果?

「那是否有这么一种可能,我,已经被引导了?」

这一刹,元府世界内,徐小受第二真身直接抓住了圣帝龙鳞,心头不住刷起了意念。

「干扰所有来自外界的对徐小受、对陈潭的引导,最好能屏蔽掉、解除掉......干扰干扰干扰!」

一遍又一遍。

也不知道是圣帝龙鳞真的能力生效了,还是心理作用导致,徐小受感觉自己思绪清晰了许多。

「假使我现在已经是被盯上的猎物,而夜枭是个暗杀过半圣的猎人,那她最大的品质,定是很有耐心......」

「卧槽,她确实很有耐心啊!不赦厅整整一天我都在找通道,她就盯着我看,这特娘的就是猎人盯猎物的眼神!」

徐小受现在回想起来,脸都有些绿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

「要想让这样一个极富耐心的猎人放松警惕,露出马脚,我得做什么?」

很快,他有了答案。

「垂死之禽,能等来猎人的最后一枪!」现在是消失状态,徐小受笃......感...猜测,夜枭是看不到自己的。

但就如同姜布衣能用圣域粗略定位自己的大概位置,说书人能通过穷举法不断缩小放逐空间找人一样。

徐小受想,聪明如夜枭,诡异如夜枭,也许有特殊的法子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掌握了「死神之力」的女人!

想到这,徐小受觉得自己得现身了。

若不解除消失术,若不将夜枭勾引出来,敌

在暗我在明,徐小受如芒刺背,心头永不安宁。

「一步登天!天!天!」

埋头苦跑,在消失状态下,徐小受如一无头苍蝇,一路乱扎。

足足奔进十数里,在这迷宫内完全迷失了方向后,他才停了下来。

「我自己都迷路了,夜枭要还能跟得住消失状态下使用瞬移的我,我特么直播吃屎!」这一波,徐小受打赌自己绝对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了。

他为自己臆想出了一个无敌的敌人,而接下来的试验,也将永远不会得到回应。

他只是在赌一个万一......

低头一看,身上衣衫是战后的残破袍子,但内里的伤势被修复了一些,毕竟残留着圣劫气息,伤势无法完全痊愈。

徐小受狠一咬牙,用锋利将自己浑身切得流血,还原出了从不赦厅逃出来那会的伤势,而后一把解除了消失术。

「嘭!」

迷宫围墙的某处,一道血淋淋的人影砸在了地上,以头止地,往前拖行了丈许,最后才满脸是灰的艰难靠在围墙旁,支棱住了残败的身子。

陈潭眼里满是惊悚,瞳珠晃颤,双手在微微颤抖,细瞧之下,他眼皮还在不受控制的轻轻抽跳。

「封圣!饶剑仙竟敢此地封圣,而我连绝地属性都快要扛不住了......」

「寒爷,那个寒天之鼬,竟然是头鬼兽......」

陈潭惊颤着低声自语,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丹药艰难咽下,缓和冷静之后才重重一个深呼吸。

「还好......」

他眼神环顾四周,似乎在打量有无跟上来的人影。

发现无后,低眸而下,手不自觉摩挲起了空间戒指,眼珠子则缓缓游移,眼神无焦,似是在思索什么。

「夜枭......「

「斩神令......「

「为什么......不,不对......应该是......」

足足过了一刻多钟,陈潭换了数个姿势半躺,却还在时不时低低呢喃。

足足演了一刻多钟,徐小受做到了绝对的极致,「感知」不断搜寻着周围可能存在的气息,信息栏和圣帝龙鳞也都利用到了。

但没有人!

他生出了一个怀疑,那就是也许自己是个大傻叉,真想太多了,这件事要说给小师妹听,能给她笑话一辈子!

但既然到此了,戏还得继续演。

和空气斗智斗勇,总好过真的在和一个人比拼耐性。

这时,应该是丹药发挥作用了,陈潭勉强恢复了行动力,撑着墙面立了起来唇角一掀。

「不管如何,斩神令到手,接下来,便是找到出口,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了!」

他四下扫了一圈,见着没有外人和虚空侍前来,便从空间戒指中掬了一捧水,怼脸猛搓。

用力之大,像是不仅要搓干净他脸上的血污和灰尘,还要将脸给搓烂。

足足好半晌,陈潭才停止动作,在昏暗的迷宫内放下手,抬起头来。

「嗯,陈潭这个身份也该到头了,接下来该扮演谁好玩呢?徐小受?夜枭?」陈潭喃着,随手就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一方铜镜,轻轻举起。

镜面之中,借着微弱的光亮,能看到的是在洗脸之后,呈现出的一张完全没有五官,只剩下一个平面的惊悚的脸!

这是徐小受的终极大招,变化!

他相信,只要有人在盯着自己,此刻见着洗完脸后的陈潭低声自语,在铜镜的引导之下,一细瞧,发现这人脸竟成了这副鬼样子,总该被吓到半死吧?

特别

是,现在还有罪一殿这充满未知而惊悚的环境在衬托。

平面的脸微微一抽,轻声的笑不知从何处而出,陈潭揉着面皮,开始捏脸,随意的捏。

同时,他将意念放到了从始至终毫无动静的信息栏上,想要看看这终极大招能否带来什么变化。

某一刻,不知是不是错觉,陈潭的动作僵了那么一丝,但很快恢复正常,思索完方向后继续捏脸。

也就是现在五官还没有呈现出来,否则本质为徐小受的陈潭,感觉自己已经暴露了。

信息栏动了!

真的跳出来了一道信息!

在周围根本没有半个人的情况下!

「受到骇视,被动值,+1。」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