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身被动技

第一一二八章 棋,从白窟下到虚空岛!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14332 2022-12-05 17:44

  

  真煌殿内部与外面的光景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说外面迷宫那地现是一个破败的战场,那这里就是一个保存得很好的远古大殿。

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大破损的地方。

金碧辉煌,干净整洁,连不赦厅里那种一脚能踩溅起来的的灰尘都无,像是有人时常来打扫过,地面还留有水渍。

「啪嗒!」

脸肿成了一个猪头的顾青二一脚踩在了小水滩中。

这里没有灰尘,环境倒是十分潮湿,随处一脚都能在地上水洼中踩出些许水花来。

「大师兄,快来,这有水耶!」

顾青二显得十分亢奋,在自家师兄面前,他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当下捂着肿起来的半张脸对着顾青一招手。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剑池里尿尿,然后被师尊脱了衣服吊起来打屁屁......呃,闭嘴,我闭嘴。」

「你不要生气了嘛!不就割了一下你的袍子吗,大不了后面我给你缝上,我针线活可好了。」

「以前又不是没割过......」

顾青二话语声越来越小,最后赶忙跑到陈兄后面躲起来,避开师兄那择人而噬的目光。

一偏头,陈恕老兄皱着眉,满脸写着凝重。

「陈兄,你想什么呢?」

顾青二想勾肩搭背,以表和陈兄之间的亲昵,让大师兄不能再放肆打自己,却又不敢下手。

陈兄的剑体太扎人了,搭上手去,一下就会刺出血来。

徐小受紧紧盯着地上的小水滩,百思不得其解这真煌殿里为何会有水,真的是环境因素吗?

他对「水」有很深的那什么ppt,具体叫什么记不清了,反正很杯弓蛇影,一下就能联想到宇灵滴。

宇灵滴是还没死的,这点可以肯定。

王城试炼刚开始,初入云仑山脉不久,徐小受就见过死而复生的宇灵滴,好像他修为还有长进。

水系奥义的斩道,简直可怕,比太虚还让人生畏!

可之后,无论是孤音崖还是其他,饶妖妖带着多部首座前来,宇灵滴却像失联了一样,再没出现过。

要说他现在躲在真煌殿里......

徐小受是愿意相信的,甚至可以信到九成这个高度去!

他就是个另类的悲观主义者,凡事先从最坏的情况出发去考虑,这样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好事。

「排除干扰、排除干扰......」

「特别是同等级的干扰,圣帝级别的......」

元府里的画像分身捏着圣帝龙鳞,徐小受则开始在心头一遍又一遍刷着意念。

白窟那会,他遭遇到王座道境的宇灵滴,就已经能干扰到他的意志,令他连去看信息栏这件事都给忘记。

以前年轻不懂事,还以为王座道境就都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现在想来,宇灵滴手上必然掌握着一种圣帝级别的至宝,能够引导人的意志,层次可能与圣帝龙鳞都差不多。

不知道是他机缘巧合下得到的,还是因为有个已故的好爹......

但反正徐小受现在在未知的环境中一看到水,警惕性直接拔到了最高。

他甚至想了想觉得不保险,于是不动声色间将圣帝龙鳞召唤到了怀里,贴身防护。

「没什么。」徐小受随口回应着,「我在想偌大一个真煌殿,为什么有这么多水,罪一殿的迷宫也不见是如此潮湿的环境。」

道完他便四下踱步,来回观察,一不小心好像踩到了什么。

他没有下蹲,

更没有将那物件捡起来。

树种!

小师妹来过这里!

按照在外头不时捡到的树种看,这里头的信息很明显,也是千篇一律的「真煌殿,姜布衣」。

可是......

人呢?

徐小受「感知」一扫,没能找到小师妹的气息,更遑论姜布衣的了。

他极怕死,感觉这大殿内时刻都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哪怕信息栏还没有提示,但还是一点都不敢暴露自己和树种之间的关系。

若有心人看到,这就是把柄了。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小受关于水的一番疑惑之论,引起了顾青二的嘲笑,却让顾青一皱起了眉头。

「陈兄。」

「嗯?」

「我也觉得这水不对劲,真煌殿内不应该有水才对,但我上一次来,这里就有水了,之前没感觉,现在你一提,我觉得......」

徐小受眼皮一跳。

你也觉得不对劲?

你都觉得不对劲,那有可能我不是杯弓蛇影,这水是真的不对劲了。

「我见过宇灵滴!」顾青一语出惊人。

「宇灵滴?」徐小受低眸略一思索,很快记起来了这个相对于南域炼灵师而言,远在中域的名字代指何人。

「你说的是那个圣神殿堂的灵部首座,宇灵滴?号称青年辈第一,大陆唯一一个掌握了奥义之力,水系奥义的家伙?」徐小受表情讶然。

顾青一还不曾言语,猪头顾青二听见这话,顿时僵着脸扯笑起来,一边疼得嘶气,一边说道:

「陈兄啊陈兄,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唯一'可是太绝对了!」

「宇灵滴或许强,但他的奥义之力绝不是唯一,你是没见过我师兄的......呃!」

顾青二话被瞪得憋了回去。

但他还是不服气,猪头一撅,语气不爽道:

「青年辈第一?这不可能,我师......我,和我师弟都还没出手,他算什么第一?」

「宇灵滴的奥义或许在青年辈中罕见,但也绝不是唯一,更不是大陆唯一。」

「放眼五域,把中老年辈的强者也算上......他?就这!」

顾青二说着伸手左手,中间三指蜷起,将大拇指抵在小指的指尖上,再缓缓将小指头竖起,其上一点剑指的锋芒闪烁。

「就这么多!」

徐小受被那想要尽量表现出嗤之以鼻的猪头表情给逗乐了。

这家伙也脸都肿成这样了,怎么话还没带停的?

不过,他倒是透露出了很多信息......

徐小受狐疑的瞥向了顾青一。

是因为在顾青二的眼里,他师兄无所不能。

还是说,顾青一的实力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根本不能算在青年辈之中。

强如顾青二,年纪轻轻就掌握了「绝对帝制」,师尊还是七剑仙之一的温庭,眼界按理说也该是当世极高了。

可对他师兄,顾青二除了言语和表情上的不屑,几乎就是打从心底的崇拜!

这种崇拜不像是无脑的,小师妹那种的。

更像是对顾青一实力的一种认可,尊崇、敬畏.....等等各种情绪都有。

「顾兄想说什么?」

徐小受没有多作搭理顾青二,反而望向了顾青一。

相较于顾青二大话中夹杂着的可能有的几点真话,他更在意顾青一见过的那个宇灵滴本人。

何时?

何地?

发生

了何事?

徐小受都十分好奇。

但以陈恕的身份,好像不是很方便直问,他只能旁敲侧击。

顾青一倒没有多想,闻声目中多了些许回忆,缓缓道:

「我先前寻我师弟时,曾在罪一殿外的一处广场上见过宇灵滴,他被吊在一根图腾柱上,应该是被吊了许久,饱受折磨。」

「当时见他时,他只剩为数不多的意识了。」

「我曾试图解救他,但以我之能,也破不了那禁锢住他的封印。」

「后续感应到我师弟的气息,我便走了。」

徐小受听得心惊。

宇灵滴在虚空岛上被吊了很久?

难怪云仑山脉发生了那么多大事,没见过他人,他原来已早到了虚空岛?

那么问题来了......

以宇灵滴之能,谁能将之吊起来?还折磨?

他可是水系奥义,打不过也能跑吧,咻一下就不见了的那种他遇到半圣了?

也不对啊。

若是跟圣神殿堂敌对的半圣,真要打起来,不可能留宇灵滴一命,只是简单的折磨。

这点,从姜布衣对待滕山海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

狠到斩草除根的姜布衣,甚至跟圣神殿堂都不是对立面!

而若是跟圣神殿堂有关系的半圣,那跟宇灵滴也打不起来。

宇灵滴又不是滕山海他是有脑子的人,不至于把自己玩死。

而凭其灵部首座的身份,大陆五域,半数半圣都得给点面子吧?

「谁吊他了?」顾青二顶着猪头突然出声,满是好奇。

徐小受就差没抱起这个猪头亲一口了,你问出了我想问的,加油,继续问,多问一点。

顾青一摇头。

「不知道,但显然将他吊在那里另有原因。」

「此前心乱没多想,现在回想起来,宇灵滴身上,包括那图腾柱每一次出现异象,虚空岛远处都有鸣响。」

「现在,虚空岛上的人明显多了。」

「有可能,宇灵滴因为水系奥义,被人抓起来,当成了一个灵元供给器,连通了外界的另一个......」顾青一眯着眼,斟酌着措辞。

「深海?」徐小受出声。

顾青一手指点过来,眼里有光,一副你说出了我想说的话的表情。

二人极有默契,几乎同时联想到了深海下的「水」,以及虚空岛上的「水系奥义」。

以此本为同源的二者为联系,提供灵元;再以虚空门为媒介,开启传送通道。

这样,孤音崖下掉入深海的那批人,咻的一下,可能真就这样给传送上虚空岛了?

不过......

「究竟是哪个猛人,能猛到抓住宇灵滴,将之当成灵力供给站啊?」

这种惨无人道的做法,徐小受曾做过一次。

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天人第一楼,也许还有某位姓姜的,在里头担任护楼大阵的灵力供给呢!

而能抓住宇灵滴的,肯定不是凡人。

这又跟圣奴召唤虚空岛的动机联系上,对圣奴有好处。

于是徐小受一下想到了,应该是自己人做的。

他脑海里只剩两个人选。

要么水鬼,水鬼也是水系奥义,还是太虚,比宇灵滴只强不弱…………嘶!为什么这俩人都是水系奥义?这里头有什么联系吗?

要么八尊谙,这个不用解释,名字代表一切。

直至此时,在顾青一一番无意间的闲谈之下,徐小受突然弄明白了圣奴高层..

....呃,八尊谙的布局!

从东天王城开始,王城夜战,自己求援八尊谙,虚空岛初次降临——就算自己不求,现在想来,虚空岛也必然降临!

之后云仑山脉试炼跟上,天穹各大异象接连不断。

先是九天抛宝,将五域众人的目光吸引至此,牵动了无数斩道、太虚的封圣之心,于是无数人趋之若鹜,想分虚空岛这大蛋糕的一杯羹。

再是斩异......斩异都不是计划内的事情,属于偶发性事件。

结果最后泪双行的到来,意味着这事也入了八尊谙的眼,他竟也能给利用上!

于是「圣奴徐小受」通过三炷香挂上了黑金悬赏,成了香饽饽一个,五域的杀手也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从虚空岛这不切实际的东西上,落到了某个很现实的点上——如何进入虚空岛?如何从不切实际,走到梦想成真?

八尊谙只走了一小步棋。

「圣奴徐小受」迷糊中跟着「指引之力」——圣力宝物,来到了孤音崖。

于是圣神殿堂、杀手、无数人的目光,全部跟着落到了孤音崖。

而那时的孤音崖上,恐怕已有一人,名唤水鬼,他默默放下了大瓮,整张钓鱼的大网,就此完全铺开!

觊觎封圣道基的鱼儿们争先恐后游入了大海,这是属于大陆五域各大势力的斩道、太虚,他们通通成了开启虚空门的灵元供给站——通过深海水球的抽汲之力!

三炷香的杀手、圣神殿堂以饶妖妖为代表的红白衣战斗部队,也因由种种原因,跟着「圣奴徐小受」来到了孤音崖。

他们成了飞蛾扑火中的第二手灵元供给,照亮了八尊谙随手点燃的蜡烛,将光亮的影响力持续放大、再放大。

同一时间,八尊谙遁入了虚空岛?

如果水鬼有任务在外,那只有他有这个时间入岛了。

八尊谙......或者八尊谙派了谁,抓住了宇灵滴,让这个水系奥义的天才,跟外界正铺开大网的、同样掌握了水系奥义的水鬼牵上了联系。

这两大「水货」成功打通了空间通道,虚空岛惊艳降世。

所有人,从地之极的深海,传送到了天之巅的虚空岛?

道穹苍的半圣意念化身出来过,爱苍生的箭也从中域射出来过。

他们应该在这一时刻,都看出来了八尊谙的这一手布局,但大势已成,无力回天?

徐小受想到这,后背已有冷汗渗出。

这太阴险了!

这一手策划了多久?

八尊谙将自己扔到东天王城下的这一步闲棋,扇出了蝴蝶效应,牵扯出来了这一切?

这,真的是可控的吗?

——好像还真是可控的!

徐小受豁然又联想到了自己在白窟中还剩下的唯一一个不曾解开的谜题。

他在那里得到了焱蟒,见到了一位狼狈圣人,现推测有可能是虚空岛内岛圣帝烬照老祖。

所以说,白窟是可以跟虚空岛联系上的。

而也就是在白窟,在得到焱蟒后,自己随之得到了狼狈圣人的白色光珠,里头有一副完整的白窟地图。

地图尽头处,是那道自己至今还没想破,间隔固定时间,就会「唵」的一声呼唤自己的异次元裂缝。

在离剑草原得到有四剑之后,自己跟随有四剑,前往的地方就是那诡异、未知、神秘的异次元裂缝。

结果到了那地,裂缝没见上,反倒是遇上了八尊谙等人,在那里加入了圣奴。

八尊谙为何在那?

当时想不破,也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他不为有四剑而去,那就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是更重要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可能——八尊谙通过那异次元裂缝,进入虚空岛,或者进入了某个中间地带,联系上了通过焱蟒跟自己扯上了关系,也在中间地带留下了意念的狼狈圣人烬照老祖,二者在其中商议了有关东天王城虚空岛降临一事?里应外合?

「沃日啊!!」

徐小受想到这,一时间整个人都凉透了。

这也能牵扯得上?

好像还挺契合?

那这棋从什么时候下的?

从自己进入天桑灵宫,被桑老看中开始?

还是不知多少年前,焱蟒被暗藏于白窟之中开始?

徐小受突然感觉自己布局坑小小一个半圣姜布衣,是如此的过家家之举,对比起八尊谙这一手,简直小巫见大巫!

他脑速飞转,将自己代入成了八尊谙,以棋手的身份,思考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八尊谙筹划这么久,从白窟到孤音崖,就为了将所有人送进虚空岛,意欲何为?

他是黑白双脉之尊,他要跟圣神殿堂开战,单凭圣奴几个人是不够的,他需要借用内岛鬼兽的力量,所以他想解放这里的战力......

等等!

鬼兽?寒爷?

寒爷就是从内岛出来的

不行,这逼绝对和八尊谙的计划有关联。

之后若是再遇寒爷,冒着死掉一个第二真身的危险,也得确定一下他的立场。

只有知道寒爷行动的目的,自己才不会成为一枚稀里糊涂的棋子,做那事后诸葛亮。

嗯,还有!

道穹苍号称「神鬼莫测」,他要是看出了八尊谙的计策......

不对,他定然已经看出来了,所以他一定会出手制止。

我要是道穹苍的话,我会如何制止?

——-饶妖妖,封圣?

卧槽!

徐小受心潮疯狂起伏,所以这其中也有联系?

不止!若我是道穹苍,饶妖妖这么蠢,绝对不可能成为虚空岛上用来制止八尊谙布局的唯一一枚棋。

所以,我还会再派人过来。

起步半圣!

圣帝不考虑的话,那就得是多个半圣前往虚空岛,才可能成功制止八尊谙。

一个跟八尊谙打,一个跟水鬼打。

饶妖妖封圣成功后,可用来当将冲锋,作一猛棋,打圣奴里剩下的那些半圣之下。

姜布衣也在这里。

关键时刻,他也能临时征用起来。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征用,但如果我是道穹苍的话,我就一定能将他当成棋子来用!

如此,我最起码要多派两位半圣过来......

这还是只是保底!

稳妥起见,再多派两位半圣跟随,明暗结合,双管齐下,都不是没可能!

徐小受冷汗涔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疯狂转换身份的又一重好处了。

至少这些人如若真的存在,真的来了,不会第一时间认出自己来,随手灭了「徐小受」这枚老是兴风作浪的小棋。

「陈兄?」

「陈兄??」

「陈恕!!!」

顾青二突然一声大吼,将徐小受给惊醒。

「你昨了?」

顾青二望着救命恩人青白失血的面色,一脸疑惑。

就聊了一个宇灵滴被吊起来,你吓成这样干嘛?



又不是宇灵滴!

「无妨,想到了一点小事。」

徐小受摆摆手,努力压下自己心头的震撼。

他抱着侥幸心理,也许这些都是自己瞎想、瞎牵连起来的呢?

八尊谙......

呵,他布局能这么吊,当年是怎么被打进虚空岛内岛的?

「我们往里走吧。」

徐小受没心情在这里逗留,也不关心什么宇灵滴了,他现在只想赶紧解除自己脑海里的死亡倒计时。

他有预感......

风暴将至,黑夜即临!

届时脑海里要还顶着个死亡倒计时,连躲着都是在无谓等死,所以得赶紧把这麻烦玩意弄掉才行。

顾青一见陈兄突然失去了交谈的欲望,也不多说,跟着走进了大殿。

真煌殿的正殿很大。

徐小受一走进来,就看到了顾青一曾经提及过的巨人雕像。

和印象中的虚空将军形象很符合,这雕像丈许高,气势十足,是大殿内为数不多沾了灰尘和蛛丝这些饱含时间痕迹的东西了。

它身着黑色的残破盔甲,手握黑戟,不像是飞、幽、红中的某一位......嗯,类似于圣奴隐藏的第十座嘛,我懂!

「虚空将军罪?」

徐小受盯着雕像开口,直至此,他还没能感应到雕像有活着的生命痕迹。

然一声落下,巨人雕像眼皮一抬,双目中多了光,圣力气息淡淡弥散开来。

「罪人......何故......造访......真煌殿......」

果然说得很慢!

徐小受愣是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等到这雕像说完了话。

但他已司空见惯了,毕竟灵魂空间中,就有一位类似的存在。

他沉吟片刻,率先说出的,就是自己接下来可以浪迹于未知风暴漩涡中心的唯一凭借。

「你好,我想兑换·免死令',多少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