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洪荒历

第十章:力

洪荒历 zhttty 9329 2022-12-03 06:20

  

  古告诉钧,在离他们还算遥远,却并非遥不可及的地方,有一个很强大的生物,那个生物比普通圣位强大,他正在将触手伸向周边,距离来到他们这边也不过只需要数日而已。

钧分析了一下古的话,认定了这个生命是高阶圣位,然后钧就做了一个决定。

击杀这名高阶圣位。

钧不是不知道高阶圣位比之普通圣位,两者仿佛不是同一类生物一般,虽然都带着圣,但是普通圣位在面对高阶圣位时,绝对不会比灵位级超凡者面对普通圣位强上多少。

要击杀高阶圣位,在非低纬度深度侵蚀,或者是永夜那样的情况下,几乎是无法做到的,除非是高阶圣位持有先天灵宝,或者是先天圣位愿意消耗大量精力与本源,这才可能做到切实击杀,就这,还只是击杀高阶圣位所需要的条件,至于力量,最起码都是复数高阶圣位围攻起步。

按道理来说,任何非高阶圣位的存在都别想要击杀高阶圣位,便是临圣都不可能,类似籍的那种情况是属于孤例,纵观整个洪荒历,估计也只有少少一两例,除非就是看似是凡人,但其实本质早就高到谁都看不到地步的某人在作弊,这才可能轻松收掉高阶圣位的命。

不过钧这里有古!

所以钧丝毫不担忧,特别是古的身躯已经完成,这具身躯看似依然是凡胎肉体,但其内在却是钧的一切智慧与知识的集合,不但统合了钧在隔离战场世界的所有知识,更还有轮回这么多年的心得,以及从低纬度获得的那些偏门知识,再以原本古的蛇母细胞,罗含有战祸领域的血液,以及一颗圣道作为润滑剂,将其全部统合在了一起,这就是古的这具肉身了。

那怕是这具肉身容纳的本质不是古,而是别的任何有知性的凡物,光靠这具肉体就会有不可限量的未来,这是一具绝不会输给籍,血,破,昂四人四方血脉的强大异人肉身,而古的本质融入这具肉身后,这可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钧所期待的是,古用这具肉身发挥出他百分之百的战力,最终将天都打破的场景。

这时候的古正在慢慢的运动肉身,一拳,一脚,一掌,一爪……各种攻击以看似平常的姿态打了出去,每一拳都仿佛是凡人在舞动,既没有地风水火,也没有什么空间波动,连最起码的劲风都没有,但是钧却看得满意极了,因为这样的攻击姿态,他曾经只在隔离战场时看过。

「你在攻击死点吗?」钧来到了古身旁问道。

这时候古才吃过食物没多久,他吃下了足够百人吃一顿的食物,这时候却是直接开始不停的运动身体了。

「死点?那是什么?」古头也不回的问道。

钧就无奈的解释道:「攻击任何东西时,不管那是不是生物,都可以一击之下就将其绝杀粉碎,此即为死点,天地万物都有死点,而你现在要攻击的显然也是死点,对吧?」….

「这是死点吗?」古挠了挠脑袋,他继续看向了前方空无一物处。

在古的眼中,整个世界并没有因为他复活,或者是换了一个肉体而有什么改变,除了低纬度深度侵蚀以外,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有。

变化的是古的感官,这感官是一种脱离了视觉听觉等肉体感官以外的感官,那就是力。

古可以感知到力量无所不在,这种力让古甚至可以「看」到数十万公里外的一切,用这种力的感官去感知天地,会发现整个天地其实是一体的,彼此之间都有这种力在互相勾连,同时,万物都有这种力作为载体,那怕是最为细微的尘埃都是如此。

若是破坏了一个物体中的这种力,不管是将力抵消,或者是将力加大,扭曲,混乱,那么这个物体都会崩坏粉碎。

现在

的古正在尝试着攻击空气中的尘埃,将尘埃中的这种力抵消,加大,扭曲,混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验证这种力的情况,而在验证中时,古发现那怕是空无一物的空间中也有这种力,而且空间之中的这种力还巨大无比,巨大到难以想象,那怕是方寸之间的这种力,也远超过他所遇到的那些圣位神灵之流。

在钧说话时,古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向了空间深处,在那里,古感受到了一片海洋,一片力的海洋,无边无际,无穷无尽,时而沸腾,时而凹陷,力在其中运动而永不停息。

同时,古感觉得到,他自苏醒之后,这具肉体也在逐渐的「苏醒」,他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让这具肉体在吸收周边所有的天地游离能量,这具肉体与别的一切生物的肉体都不同,它能够吸收所有的天地游离能量,然后储存入体内,古可以清楚感觉到,这些各种不同属性的能量彼此发生着「争斗」,然后被肉体吸收,根据他的认知与感官,化为了最为纯粹的力量。

古感觉得到,若是他认知中最想要的力量是圣光,那么这肉体就会吸纳天地一切游离能量,然后在体内转化为圣光,若是他认知中最想要的力量是负面能量,那结果也是同样,最关键的是,这具肉体可以容纳一切能量而不会受到反噬,纯粹的力量就更是如此了。

在古说话时,古已经感触到了如何打破一个物体中力量的平衡,同时他正在尝试着吸收空间中看不到摸不着,但切实存在着的无穷无尽的力量。

钧这时候还不知道古做了什么,他只是点头解释道:「没错,这就是死点,万事万物被攻击到了死点,那么万事万物就会顷刻崩坏粉碎,便是圣位也同样如此,不过现在的你觉醒的本质还不够,等你将来觉醒了更多本质,相信我,连圣道你都可以一击而破,连天地你都可以轻易粉碎!」

「是吗?这个死点这么厉害啊。」古又是伸手向前一点,他手指触碰到的尘埃立刻粉碎消散,化为了肉眼根本不可能看到的基础粒子,而这仅仅只是尘埃在碰到古手指的一瞬间,尘埃内的力量平衡被古干涉了,古其实并没有用多大的力。….

这一幕钧其实看得有些模糊,他的肉体是克隆肉体,虽然有少许改造,但是依然属于凡人范畴,所以他立刻拉着古来到了一块岩石前,满怀期待的对古说道:「来,用死点攻击。」

古也不客气,依然伸手向着这岩石轻轻一点,这岩石立刻出现了大量的裂痕,而随着裂痕出现的则是粉末,然后连粉末都粉碎,化为了基础粒子,顷刻间,整块巨大岩石就全部化为了基础粒子。

古觉得无所谓,钧却是哈哈大笑,他兴奋的围绕着这堆已经彻底消失的凹坑说道:「不错,就是死点攻击,虽然还不如你真实的实力,但是有这水准,击杀一名高阶圣位实在是轻松得很。」

罗也在旁边微微点头,他说道:「我大约看出来一些端倪,但这还不算真正的死点攻击,虽然很奇妙,但是想来我的本体也可以做到,所以真正的死点攻击又是什么样子呢?」

钧却是理也不理罗,只是站住脚步就开始沉默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使用古,而古就兴奋的抱了一下罗道:「你复活了啊,罗!」

罗顿时没好气的对古说道:「我就没死好吧!?倒是你,几次三番都要死了,居然又活了过来,我都还没惊叹,你惊叹个什么劲?」

古就憨厚的笑了起来,同时挠着自己的头,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罗顿时就想要开口吐槽,钧这时候就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罗转头看向了钧,他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除了我以外,别的圣位还没办法找到你们,天机已经彻底混乱了,我也不是靠天机找到你们的,这具肉体上有我的战祸领域,所以我才可以这么快过来,

这点你放心。」

钧顿时有些烦躁的说道:「没问你这个,这个本就在我的计划中,我问的是其余人呢?籍……呢?」

罗就直接向着钧造出来的一个小营地走去,边走他边说道:「其余人我不知道,都被一股大力弄到洪荒大陆各处去了,我现在是真相信他们所说的那个人类是绝世英豪了,这股力量,啧啧啧……至于籍,还不错,至死不退,奋战到底,杀了几十个普通圣位,还杀了四名高阶圣位,算是了不起的英雄豪杰了。」

钧沉默着,一言不发的也走向了这个营地,而古依然站在空地不停的向前挥动拳头,他也沉默着,而与方才不同,他每一次挥出拳头,拳头表面都带着了薄薄一层肉眼可见的光,而且这薄光正在越来越明亮。

罗顿时眼睛一亮,他似乎看出了什么,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向了古,而就在古将要继续挥拳时,钧的话音就传来道:「古,去把你感知到的那个强大生物的脑袋提给我,我有用,对了,圣道也拿回来,那东西我也有用!」

古愣了一下,他露出了笑容来,露出牙齿的那种笑容,这笑容让古看起来似乎有些狰狞和嗜血,不过他的眼眸却从普通人类的眼眸开始了变化,变为了那种如同琉璃青空一样的无暇状,一丝阴霾也没有,这时罗本打算说话,可是看到了古的眼眸,他一下子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而古微微下蹲,紧接着整个人就向上一窜,一阵空间扭曲,古就消失不见了。

罗立刻转头看向了钧道:「刚刚那眼神,你有看到吗!?刚刚那眼神……」

「那是古。」钧就只说了这三个字,接着就抬头看天发愣。

罗怎么可能被钧所忽悠,他立刻就说道:「那到底是什么?还有你之前提到的死点,死点的最终形态是什么样的?当真可以连圣道都用力量打碎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做到!」

钧懒得理罗,只是又低头开始制作他的一些小玩意,罗还不停息,就走到了钧身旁继续说道:「行,你不想说古的事,那我们说说那高阶圣位,你真的认为现在的古可以匹敌高阶圣位了吗?籍的情况另算,你也该知道那不是籍自身实力的缘故,不过是有庞大到不可想象的气运不计代价的燃烧罢了,而且也和现在的低纬度深度侵蚀有关系,古呢?那怕他这具肉体潜力无穷,那怕古真的有什么本质还未曾觉醒,至少是现在,古还没法与高阶圣位匹敌,绝对不可能匹敌!而且除了实力方面,你可知道击杀高阶圣位意味着什么吗?」

钧头也不抬的说道:「无非就是引发时空间层面的震荡,以及某些气机,某些因果重塑,从而可以让先天圣位在一定时间后再度确认这个高阶圣位陨落的地点,接着再慢慢追杀我们,对吧?」

罗顿时愣住了,他问道:「你知道这些,还要古去杀了那个高阶圣位?」

钧这时候才抬起头来,他也是满脸狰狞笑容的道:「不如此,又如何让昊打开人类城的大门?不如此,又如何祭奠籍和别的人类英豪?他们圣位集团将我们当成猎物,那就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猎物,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来教你不成?」

另一边,古一跃而起,直接用脑袋撞破了空间,向着目标直冲而去。

就在这跃起,撞破空间,进入空间间层,以及冲向目标时,种种关于力量的感悟都出现在了古的心中,这些感悟有许多甚至无法通过语言来形容,存乎一心,妙用无穷。

这是古自从苏醒后就有的感觉,那就是他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变强,每一秒都有着各种关于力量的感悟在心间,比如钧所说的死点攻击,古所认为的力量平衡破坏,又或者是在空间中流淌着的无穷无尽的力量海洋,这些全都是感悟。

古无法说出来这种感受,若是钧或者罗

能够懂得他现在的感受,那么他们就会说出厚积薄发的话语来,或许还要夹杂着古听不懂的什么气运啊,什么向死而生啊,什么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之类的词汇,这些古都听不懂,也懒得去听懂。

他只知道,他还很弱,他要变强,继续变强,强大到足以解决任何难题的地步。

之所以做不到,不过是因为力量不够罢了!….

所以这次活过来,这一次……他绝对绝对不会再失败!!

(所以,籍……好好的看着我,我一定不会再失败,你的敌人我来打败,你的族人我来保护,这一切的苦难,我定会一肩挑起,所以,在天上看着我!)

古撞破空间一窜而出,空间在其身后被拉扯为了流体一般,出现在山坚族高阶圣位眼中的就是这么一个奇特的画面,整个空间都凸了出来,然后从最前端窜出来一个人形生物,而后那凸出来的空间开始了寸寸崩裂爆炸,这个人形生物就挟裹着如潮水样的地风水火席卷向了他。

「你是……」山坚族高阶圣位现在已经改了秉性,再不是以前那个鲁莽自大的他,在看到这个人形生物扑来的第一时间,他手掌向前一挡,立刻就有无数的空间隔离层与时间扭曲层挡在了他面前,同时他还大声喝问着,希望至少先以对话来作为开端,不要动不动就动武嘛,那是鲁莽人才做的事情……

然后,啪!

古面对层层叠叠的空间与时间壁障,他只是单纯的单拳向前,恐怖的力量就从身躯直传向拳头,而且在接触到这些空间与时间壁障时,他的力量通过拳头触碰的那一霎那,力量传递,不光是单纯的轰击,还有他的力量破坏了这空间与时间壁障的力量平衡点,然后在山坚族高阶圣位匪夷所思的目光中,这无数的,厚实的,普通圣位都只能够被困成琥珀中蝼蚁的壁障,就在古的拳头下全部粉碎消散,连一秒时间都没有挡住,紧接着,古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脸面上。

这时的山坚族高阶圣位正显出一个人类青年的模样,这一拳打过,他的下巴和半边脸直接就没了,接着是整个脑袋,半个胸腔,下半身……

一拳过后,他的身躯居然彻底消散,更让山坚族高阶圣位感觉到惊骇的是,他作为高阶圣位的自愈能力居然无法愈合这具幻化出来的身躯,任凭他如何投入能量来愈合,这具肉身都坚定的开始了消散,一股莫名的力量抵消了能量自愈。

不过在这一瞬间的接触中,山坚族高阶圣位也感受到了古的存在,这并非是什么圣位,也不是先天魔神,更不是那些天地异兽,就是一个带着人类血脉的异人,最多就是临圣的异人罢了,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虫子!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在这青年肉身消散时,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声响,这声响厚重无比,恍如群山的回响声,整片大地都在颤抖,整个天空都在下压,古就感觉到周边的一切都变得了沉重,他周围似乎不再是空气与空间,而是厚重无比的泥石流,同时天地之间响起了歌声,那是高耸入云的绝顶山峰,那是连绵千万里的厚重群山,古就是一只小小的蝼蚁,在这无法形容的群山大地之中被掩埋,在这一刻,群山怒了。….

古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举拳向天,那压下来的并不是天空,而是庞大到一眼望不到边的群山,不,是一片由大量山峰山脉凝结而成的巨人,这巨人的手掌正以遮天蔽日的态势向着古压了下来,而这掌越是接近地面,古所在周边的空间就越是凝实,不单单是空间,能量,物质,时间这三个元素也同样正在被凝实,那是磅礴无比的巨力,古所站地面,这个孤岛正在从上而下的崩塌。

古依然一拳向上,只是在挥出这一拳时,他的身躯开始从周边空间吸收一切的游离能量,然后连同古自身体内

的力量,也在这一刻转化为了正能量与负能量,而且这两种能量正在其体内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压缩,凝聚,古甚至在这一刻借助了从上压下的巨掌之力,一同来压缩体内的两种相反能量。

这两种能量被压缩成了气态,然后是液态,最终成了固态,化为了两颗圆滚滚的东西,一从眉心向下,一从丹田向上,两颗被压缩到极致的圆滚滚固态之物,此时此刻在古的心脏中对撞在了一起。

正一掌向下压来的山坚族高阶圣位,在手掌即将触碰到崩塌大地时,他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道巨大无匹的声响,但是仔细一听却什么都听不到,然后,他的手掌开始了寸寸崩裂,一个浑身散发出白色光芒的人形从手掌下直突而出。

「洪荒!开天辟地!」

在古体内,似乎传来了开天辟地的第一道声响,古在这一刻终于是彻底「看」到了,他通过力量的感官,看到了最为细微粒子的世界,在那里,一切都是随机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只有在古看到的一瞬间,所有的一切才被确定了下来,古无法形容这种随机与不确定,但是他有一种感觉,他可以用力量来逆转看到时的确定,将这些粒子用力量打回不确定状态。

这还没完,在古接触到手掌的一瞬间,他的感官更加深入,从最细微粒子处看到了布满这个世界一切地方的极深处,在那里有着汹涌到不可想象的力量,出现,消失,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相比于空间游离能量,这里的能量汹涌无数亿万倍,也狂暴了亿万倍,然后,古的感官与这力量的海洋接触了……

无穷无尽的能量出现在了古的躯体中,以至于他的躯体开始了发光,这些能量又被古的躯体转化为了力量,古的拳头轻易洞穿了这覆盖整个孤岛的手掌,他的身躯在空间里消失又出现,那怕是被山坚族高阶圣位亲眼看着,他也依然处于随机不确定状态,然后古扑向了天空上的群山巨人。

「你是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个?不,就是你,就是你这个怪物!!!」山坚族高阶圣位看到浑身发光的古,他忽然凄惨的嘶吼了起来,居然什么都不顾的向着远处窜逃而去。

但是在这一刻,古抓住了这群山巨人的身躯,确切的说,是抓住了其腿部的一座山,彼此之间的大小对比,若说这山坚族高阶圣位是一头牛,古连这牛身上的一根毛都算不上,最多相当于细菌大小,但现在,就是这么一只细菌拉扯住了牛,让牛疯狂前冲都移动不到分毫。

然后,一点一点一点……山坚族高阶圣位的本体,群山巨人状态,被古扯了回来,接着用力向下摔去。

山坚族高阶圣位在这一刻,又回忆起了在银色大地的那一天,一个人类,一个凡人人类,一个凡人临圣人类,将他本体撕扯为了两段,然后用力殴打,殴打,殴打,最终将他的两段身躯殴打成了饼状……

「一拳两饼!」

山坚族高阶圣位终于确认了,对,就是这个……

zhttty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