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千九百零九章 仇人见面

  

  石族有十颗神星,皆是九级星球,体积可达一些大世界的百倍,传说乃是石族十位始祖死后的体躯所化。

这显然是夸大其词!

石族的历史上,不可能诞出十位始祖。

就像传说中十大始祖之一的石叽娘娘,却也并非是始祖,吹捧先祖,是各族修士的常态。

此刻,十大神星之一的石叽神星,就出现在张若尘眼前。

这是一块完整的宇宙岩石,并不规则,形态上,倒像是一位婀娜少女,也不知是不是石叽娘娘的遗体所化。但,它未免太过庞大,还在数十亿里外,张若尘就感受到星体的压迫感,将灿烂星海都遮蔽。

进入石叽神星,潋曦并没有立即带张若尘前去拜见石叽娘娘,而是吩咐他先去沐浴更衣,焚香束发。

黑白道人道:「以本座和帝尘的修为,早已无尘无垢,不至于则么讲究吧?」

潋曦冷然道:「娘娘是古往今来第一美人,更是爱美之人,看不得瑕疵和丑陋,两位若不想触怒她,还请按吩咐做。」

张若尘倒是无所谓,这连番征战,不仅浑身是伤,而且困累疲乏,趁此机会沐浴休憩一番,何乐而不为之?

张若尘跟着两位玉族女子,进入泉池。

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两位玉族女子自会帮他解衣、搓背、洗发。无我灯非要跟着一起,就在不远处,飘在雾蒙蒙的水面。

玉族,乃石族中的贵族之族,族中无论男女,皆容颜绝美。

张若尘闭目坐在池边,享受两位玉族女子的揉按,疲乏尽去,神魂则进入玄胎。

罗恸罗的修为的确强横,不是元笙可以比拟。但她之前就受了重伤,而且,部分始祖神魂和身体精华被封印,实力衰减了一大截。

在元笙和宇鼎的压制下,根本无法从张若尘的玄胎中逃逸出去。

而此刻,元笙早已从修罗战魂海中脱离出来,由万佛阵和宇鼎一起镇压罗恸罗。

值得一提的是,宫南风冲出张若尘玄胎之时,将万佛阵,还有凤天的诸多神器,都留在了里面。

般若、木灵希、苍绝、弃天,还有血叶梧桐、虚穷、炎巨……等等,死亡神宫的诸神,皆在万佛林中催动阵法。

张若尘不确定石叽娘娘对太古生物是什么态度,之前与元笙沟通过,希望她赶紧离开。但元笙却认为,面对半祖,待在张若尘的玄胎中才更安全。

若失去张若尘的庇护,半祖杀她,再无任何顾忌。

这不仅是对张若尘的信任,也是对张若尘如今实力的肯定,认为如今的他,哪怕半祖也要给几分脸面。

对张若尘而言,这却是一道难题,甚至可能造成与石叽娘娘的正面冲突。

无论怎么说,元笙这次帮了他大忙,他怎么都要护其周全。今后是敌是友,局势如何演变,则是今后的事。

沐浴后,两位玉族女子给张若尘穿上了一件绣有兰草和青云的锦袍,梳理长发,戴上紫玉冠,缠上青玉腰带,外罩白色宽袖大氅。

翩翩然,俊美无双,若九天临尘的剑仙儒圣。

两位玉族女子,皆有大圣境界的修为,修行的乃是向死之道,并非血肉之躯,但看到张若尘这番模样,都面若桃花,眉目含情。

但凡张若尘一句话,她们立即就可转修生命之道,宽衣解带,侍奉左右。

潋曦的到来,打破她们心中各种幻想,心绪恢复平静。

但哪怕是潋曦,看到如此俊美模样的张若尘,亦是不敢直视,脑海中,勾起了许多往昔回忆。

「娘娘正在接见擎天和二大人。」

潋曦暗暗传音,提醒了一句。

张若尘眼睛微微一眯,望向远处漂浮在云端的那座琉璃神殿。

只见,半祖的恐怖气息,从神道中爆发出来,形成一道光圈不断向外蔓延。

继而,二大人的精神力释放出来,形成一道数十万丈高的光影,与神殿重合。

张若尘和潋曦走进神殿大门的时候,二大人正将魁量皇的三条精神力念头长河,完全融入进体内,身上明亮的光华逐渐内敛。

二大人双手抱拳,恭恭敬敬向上方行礼,道:「娘娘神通鬼神莫测,半祖威能盖绝当世。今日,二得娘娘相助,精神力破入九十阶,自当铭记大恩,以死相报。」

坐在神殿右下方第一个位置上的擎天,皱巴巴的眼睛睁开一道缝隙,盯向从外面走进来的张若尘。

张若尘亦是盯向他,眼神锋利。

擎天没有任何精神波动,重新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张若尘快步上前,向上方行了一礼后,道:「娘娘怕是有所不知,我身旁这人,乃是量组织的量尊之一。」

二大人眼中浮现一抹讥讽的冷笑。

石叽娘娘难道不知他曾是量尊,需要你张若尘来提醒?

你这是在说石叽娘娘识人不明?

他刚才故意说出那番话,就是在刺激张若尘、

潋曦暗暗担忧,她可是知道石叽娘娘虽是半祖,但却出了名的小心眼。张若尘将她得罪,必没有好果子吃。

张若尘自然不能忍,也知道子在做什么,就是要将此事点破。

石叽娘娘坐在一层珠帘和一层白色帷幕后方,只显露一道模糊的美丽影子。

没有狂风骤雨,她声音轻缓浩渺,道:「魁量皇已死,量组织已灭,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张若尘道:「有的事,可以随风而去。有的人,可以给一次改过的机会。但因二大人而死的罗刹族族人呢?」

「罗刹族一战,血染危城,天尊流放,有人尸骨无存,有人自爆神源,本帝与罗刹族修士拼死守护,才扭转战局。但始作俑者,如今却逍遥自在,还破境天圆无缺,逝者何其悲悯?」

「罗刹族的修士该如何做想?天姥该如何做想?」

二大人很乐意看到张若尘这般激进,特别是听到张若尘将「天姥」抬了出来,更是快要笑出声。

那是一种计谋得逞的快感。

张若尘当然知道自己这番话,有可能会惹怒石叽娘娘。

但,他自己心中的怒火呢?

绝不能因为对方是半祖,就丧失原则,该该发声,就要发声。修为达至不灭无量都不敢表达自己的意志,修行还有什么意义?

张若尘的强硬,令坐在左二位置上的荒天为之侧目,心中暗暗思考,若自己的修为达至不灭无量,是否明知犯忌,仍能挺直脊梁在半祖面前说不?

寂静片刻,擎天道:「帝尘的话,不无道理。犯了错,就必须受到惩处,不然何以服众?二,本天命你帮助鬼族镇守无常鬼城将功补过,若城破,当斩你一身修为。你可愿意?」

二大人恭恭敬敬向擎天行礼,全然放下天圆无缺的架子,道:「弟子早已悔悟,自然愿意为地狱界出一份力。如今,中三族羸弱,正是需要各族互帮主持,团结一致。若无常鬼城破,无须师尊亲自出手,弟子无颜再苟活世间。」

「帝尘大人,不知你和天姥能否给小神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给娘娘和擎天一份薄面?」

张若尘哪能不知二大人的算计?

分明是在他身上打上了天姥的印记,也将自己划到石叽娘娘座下,从而制造张若尘和石叽娘娘之间的间隙。

若张若尘再针对他,就是不给石叽娘娘脸面了!

张若尘脸上浮现出笑意,毫无征兆,一指击出去。

指尖符光大盛,空间如玻璃般破碎,裂痕蔓延到二大人身前。

二大人哪想到张若尘如此放肆?

根本来不及抵挡,双眼中尽是惊骇。

「噗嗤!」

二大人倒飞出去,狠狠撞在神座下方的台阶上。

无数半祖规则神纹浮现出来,台阶并未损毁,神殿亦在顷刻间恢复平稳。

二大人胸口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全身都是撕裂般的伤痕,眼神冷凛的盯着张若尘。

但他城府极深,没有起身反击,反而虚弱的咳嗽起来,嘴里咳出一口神血。

黑白道人走进神殿大门,看到此情此景,不禁为之一怔。石叽娘娘不愧是半祖,太强势了,竟当着擎天的面审判二大人。

张若尘道:「族长,当初天庭和地狱界的无量征战北泽长城期间,就是他,指使天南老四,祸乱酆都鬼城,造成多位鬼族神灵陨落。族长认为,此人该如何处置?」

黑白道人不忘向石叽娘娘行了一礼,也不忘彰显鬼族的威严,沉声道:「推上斩神台,老夫愿意亲自监斩。」

「哗!」

豁然间,一股强横的精神力重压,充斥整座神殿。

张若尘立即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挤压力量,看向已经站起身的擎天,心中暗暗一凛。这些年,擎苍精神力又有大的提神,竟是比魁量皇还要厉害三分。

擎天道:「每个人都会犯错,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就连你师尊须弥都曾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欲置二于死地,那么背叛命运神殿,导致大批命运神殿修士陨落的弃天,有该如何处置?」

张若尘暗叹擎苍老鬼果然厉害,一下就拿住了他最大的破绽。这个时候,他再说任何话,都将落入擎天埋下的陷阱。

若说,这是命运神殿的事,外人无权评判。

那么擎天也能说,这是地狱界的事,外人无权干预。

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须封死对手所有生路。

黑白道人看出了气氛不对劲,也看出擎天底气十足,二大人精神力今非昔比,心中大凛,不敢继续多言。

到底什么情况?

张若尘展现傲然气度,道:「敢问擎天,让天南老二镇守无常鬼城,若鬼城破,诡异血泉侵蚀整个三途河流域,这个责任,不是他一死就负得起的吧?族长,你放心将无常鬼城交给一位量尊?」

黑白道人斟酌再三,道:「此事的确要慎重。娘娘,无常鬼城中的诡异血泉,必须尽快解决,不然始终是一个巨大隐患。」

黑白道人当然知道诡异血泉很可能是长生不死者的血液,可谓稀世神珍。

但,他已经尝试过炼化其中的诡异力量,以失败告终。

石叽娘娘终于开口,道:「张若尘,既然你对二不放心,那诡异血泉,就由你来处理,没问题吧?」

「娘娘亲自开口了,我自然没有理由推辞。」

张若尘继而又道:「二大人既然想要将功补过,我倒是有一个提议。黄泉大帝被命祖重创,正在潜逃,此乃鬼族隐患。二大人和擎天若能将其镇压,这才能真正显示出对地狱界的功绩,可堵住悠悠之口。弃天和命运神殿的恩怨,我亦是做出了十倍、百倍的功绩才弥补。」

黑白道人眼睛一亮,道:「老夫附议!」

「那就这么定了吧!」石叽娘娘道。

「二必不负娘娘所望。」

二大人与擎天一起,走出了神殿,从张若尘身边经过的时候,眼神阴沉的看了他一眼,蕴含许多信息。

「那位元道族的族皇,在你那里吧?」

石叽娘娘的声音,幽幽从幕帘后方传来。

继而,殷槐神树的一根根枝条,从虚空中生长出来,很快遍布神殿。

毫无疑问,元解一已经落入石叽娘娘手中。

张若尘很清楚,石叽娘娘必然是生气了,不然不至于用此事来敲打他,因为,她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

毕竟她连二大人是不是量尊都不在乎,怎么可能在乎一个元笙?

她着眼的高度,已经是宇宙这个大棋盘,至少也得是一族的体量,或者是不灭无量巅峰的强者,才能引起她的重视。

她可以给张若尘面子,不过问此事。

而一旦她开口,那就不再是小事,也不再是过问那么简单。因为,张若尘没有给她面子!

既然石叽娘娘亮剑了,张若尘自知自己现在还远无法和半祖过招,所以,绝不能给她出剑的机会。于是,他道:「元笙,不仅是元道族族皇,更是我的未婚妻。这门婚事,乃是家中劫老定下。」

「哦!竟有此事?」

石叽娘娘声音中带有几分笑意。

张若尘道:「正是有了婚约,之前的交锋,她才助我,而没有助命祖。真挚的感情,超越一切,也超越生命。」

「好,那就太好了!」

石叽娘娘道:「昆仑界那边形势危急,我与昊天、天姥已经初步达成共识,千年内,联手进入幽冥地牢,清楚大魔神这一隐患。」

「而在此之前,必须稳定天庭和地狱界的局势,确保我们进入幽冥地牢后,外界不会动乱。」

「其中,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黑暗之渊的太古生物。」

「既然你和太古生物的一位族皇有婚姻,这便是最好的桥梁。你若能在此期间,稳住他们,让他们不进攻地狱界,便是最大的功绩。」

张若尘道:「这还是有些区别……」

「不必推辞,你是最佳的人选。」石叽娘娘道。

张若尘总感觉石叽娘娘似乎看透了他的谎言,故意给他挖坑。

但如果昆仑界那边情况真的严峻,已经到了当世半祖必须联手前去征伐的地步,那么,他帮忙维持大后方的稳定,倒是义不容辞。

无论是大魔神的隐患出世,还是太古生物掀起宇宙大战,都不是张若尘愿意看到的局面。

石叽娘娘道:「只是未婚妻,未免缺少说服力,你也很难得到元道族的全力支持。不如,本座替你们主持婚典,将一切都办得具体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