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高武战争

第45章 谁也不告诉

高武战争 王男瘦 4575 2022-01-19 18:55

  

  听了柳山林的话,宋川恍然大悟。看来战争学院想的还挺全面,让学生们在第一个学期就自己组建五人小组,不仅可以培养组员之间的感情,而且如果真的能够维持这样的组合一直到参加武者大赛,恐怕组员与组员之间会默契的可怕。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组建了五人小组,是准备将来的武者大赛?”

  “武者大赛每隔二十年一届,现在距离第二届武者大赛还有接近四年的时间。到那时你们这批学生应该都毕业了,所以你们是赶不上了,你不用担心。”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分组方式进行学习?”宋川很疑惑。

  “大概是传统吧。第一届武者大赛就是这种方式,所以各个战争学院也都会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分组。虽然绝大多数的武者无法参加武者大赛,但他们在习武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得失,都可以作为真正参赛者们的参考,所以五人小组这种模式还是有必要的。”

  宋川想了想,转换了一个话题:“这么多年,你就不想拿回柳山林的名字?”

  柳山林有些奇怪的看了宋川一眼,说:“拿回来又怎么样?刘枫所扮演的柳山林,是堂堂北战第一人,不论是行事风格,还是外表形象,都是按照人们希望看到的样子去塑造的。我跳出来说我其实才是柳山林,别说武者协会不会答应,恐怕视柳山林为武者代表和偶像的大批民众也不会答应。”

  宋川点点头,很是认同柳山林的这种说法。此时名义上的柳山林,到底是不是真的柳山林已经不重要了,柳山林这个人物已经在多年的宣传中抽象化为一个符号。柳山林的存在,象征意义早已经大于实际意义。

  “既然不纠结身份,今天为什么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我?”宋川问。

  “因为在你之前,从没有人问过我。”

  宋川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以为柳山林是看出自己是一个武道天才,希望把一身的能耐全数传授,这才告诉自己这个如此重要的秘密。没想到理由居然只是没人问过。

  “这么说这件事情我可以告诉其他人?”

  “随你,反正也没人会相信。”

  想想也是,如果宋川跑出去说当今的柳山林不是真正的柳山林,真正的柳山林是一个邋遢大叔,正懒散地藏在北战的一个小院子里种菜,恐怕所有人都会拿自己当做精神病。

  最重要的事情说完了,化名为刘枫的柳山林见宋川已经将粪便都倒进了大桶中,便将宋川撵走了。并告诉宋川,本周周末,带着本小组的所有成员一起来小菜园。

  临走之前,宋川特意用系统看了看邋遢大叔,系统中果然出现了如下信息:

  柳山林,???,好恶值,+3。

  系统绝不会说谎。邋遢大叔果然就是柳山林。

  不过,大叔,咱俩认识了这么久,刚刚还给你挑了两筐大粪,你对我的好恶值居然只有+3?太薄情了吧?

  回宿舍的路上,宋川盘算着是不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韩玉阳他们,毕竟未来的三年里,他们的导师是这位货真价实的柳山林。作为整个北战中与他最亲近的几个人,应该知道自己导师的真实身份吧。

  但宋川忽然想起了郑雪。

  从几个人一起吃饭开始,到后来主动要求加入自己的小组,郑雪接近自己的目的都是在于柳山林。而且宋川觉得,郑雪一定是要找柳山林的麻烦。

  虽然不知道郑雪的目标,到底是真正的柳山林,还是假扮成柳山林的刘枫。但宋川本能地决定,这件事情不能告诉郑雪。

  “算了,那几个货,谁知道会不会说漏了嘴。只能连他们也不告诉了。”宋川自言自语。至于将来再有人问起这个事情,柳山林自己将真相说出来,可就跟宋川无关了。

  “对了,昂儿。我听说你在半路上遇到了打伤烈儿的那个乌龟精?”

  “是,父王。我还从他手中将敖印表弟救了下来。”

  听到敖印的名字,西海龙王轻蔑地笑了笑。“敖印么,跟他爹一样,软弱无能。东海的这几个龙子龙女,没有一个像样的,真是将熊熊一窝。唯一一个像点样子的敖丙,也被那哪咤三太子剥皮抽筋,好不凄惨。”敖闰口中说着凄惨,但脸上却泛起了笑容。

  敖摩昂面无表情的说:“敖丙表弟修为虽然差了些,倒也算得上是东海龙宫里的翘楚了。只不过无端惨死,伯父竟然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孩儿真是为敖丙表弟感到委屈啊。”

  敖闰听到这里,须发皆张,一掌将身下的珊瑚床拍了一个大窟窿。他愤愤地说:“想我龙八祖负屃老祖,凭借一己之力开创龙族盛世。如今又承蒙天恩,让我兄弟四人分别镇守四海,无比的威风。可偏偏这宗主的位置却让敖广这个窝囊废当了,连自己儿子的大仇都不能报,连带着我整个龙族都跟着丢人!”

  敖摩昂安抚道:“父王息怒。待父王当上我龙族宗主后,定会重振我龙族的声威,到那时就连天庭也必要高看龙族一眼。”

  敖闰站起身来,说:“我们四兄弟当中,论才学、论修为、轮气魄,哪个赶得上我?那些老顽固竟然以敖广能隐忍为由,推举他当了宗主。窝囊费还让他们当成宝了,简直是笑话!”敖闰越说越气,竟不自觉地喘起了粗气。

  “父王还请注意身体。”

  敖闰看了敖摩昂一眼,点了点头,接着说:“为父老了,待我当上宗主后,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这宗主的位置,终归是我为你拼的啊。”

  敖摩昂听了这话,赶紧跪在地上,口称:“父王洪福齐天,定会与天地同寿。孩儿只想在父王账下做一马前卒,终日陪伴父王,还请父王将这话收了回去。”

  敖闰看着跪拜在地的敖摩昂,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好半天,敖闰都未说话,敖摩昂也一直保持着跪姿,一动不动。

  半晌,敖闰说:“我听说你结交了许多有实力的人?今日那个乌龟精,是否也想要结交一二?昂儿,你最近可是活跃得很啊。”

  敖摩昂慌忙趴在地上,回答道:“父王,孩儿确实有心结交那乌龟精,不过却并无私心。孩儿想请他加入我西海,成为西海的客卿长老。父王明鉴,孩儿一心一意为了我西海龙宫啊。”

  敖摩昂说话时并未抬头,敖闰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敖摩昂微微颤抖的样子却全都落在了这位西海之主的眼中。

  敖闰见点拨的目的达到了,“哈哈哈”大笑三声,弯下腰,双手将敖摩昂扶起,抚摸着敖摩昂的后背说:“昂儿,你的一片赤子之心,为父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说完,随意的挥挥手,轻描淡写的将敖摩昂设下的闭音法术破除,显然二人之间的私密对话到此结束了。

  二人闲谈了几句后,敖闰说有些劳累,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敖摩昂看着父亲的背景,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此时的心情。

  ……

  “乌凡!”

  乌凡回头看去,原来是龙一一。

  “表哥?”龙一一走到近前,发现瘫倒在桌子上的小白龙。

  小白龙醉眼朦胧的跟龙一一了声招呼,然后打了个大大的酒嗝,直接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石猴倒还没喝醉,只是脸红的厉害。他见龙一一来了,赶紧站起身来,看着乌凡。

  “这是东海龙宫的公主,我的好朋友——龙一一。”乌凡引荐。

  “你好。”石猴说。龙一一笑眯眯的对石猴摆了摆手,问乌凡:“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我是乌大哥的结拜兄弟,我叫石猴。”石猴似乎很兴奋,抢在乌凡的前面说。

  “结拜兄弟?”龙一一看向乌凡,“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乌凡挠挠头,“刚刚结拜的。”

  “还有我,我也是乌凡的结拜兄弟。而且,我是老大。”躺在地上的小白龙被石猴吵醒了,迷迷糊糊的说。

  “什么?你跟我表哥也结拜了?”龙一一惊讶的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